全文页

一个刀子作者,是个菊苣。以创作刀子为乐趣而且读者也很喜欢(吃刀片)于是人气不错。作品里都是各种不人性的世界设定和各种悲剧角色。

某种机缘巧合下作者被扔到了自己所创作的世界里,一脸懵逼。角色并不知道作者的身份,只是看到这个世界有个新人就各种照顾他教导他,跟他诉说这个世界的不合理,在这里生存的不易blabla,在角色的照顾下作者倒是没吃啥苦,还看到角色没被困境打倒反而心态乐观尽自己的努力生存(当然效果有限,毕竟作者这个刀子爱好者才是上帝)。

作者看到各种自己造成的不幸,又因为自己一直受帮助受教导(….),负罪感爆棚,决心从良把故事扭成HE让角色少受苦。然而尝试强行扭转之后发现行不通,因为角色在经历程度太大的OOC时会失去个性,或者说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失去意识猝死。没办法,作者只能一点点去改变那个世界。

由于从良的原因太过不可思议,说了也没人信,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作者的粉丝感到诧异(著名刀子作者怎么不发刀子了),然后渐渐粉转路人转黑,作者从天天被捧变成天天挨骂,收入来源也越来越少,生活辛苦起来。在角色的世界里作者说自己的身份也同样没人信,但是每次在角色的世界里看到为生活改善而高兴的角色,又并不觉得后悔。现实中遇到什么困难作者在角色的世界里崩溃也会受安慰受照顾,所以也还算勉强能坚持。

有一天这个作者被签约的出版社下通牒说必须把作品扭回去以赚回以前的人气,否则就解约(断了作者收入来源)。作者想了想角色们的命运当然不愿意,但是形势所迫他又别无他法。又是某种机缘巧合下作者意识到其实他自己的现实也只是一部作品,于是为了自己的角色们做了这么件事:OOC自己,强改自己【刀子作者】的设定,从根本上扭转了作品中的世界(过去,现在,未来,人设等),让角色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然后自己OOC猝死了,全剧终。

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刀子作者。。。。


灵感来源比较杂,能想到的包括歌剧魅影,舞剧海的女儿,魔法少女小圆,一部随便看到的jrpg不知道叫啥,一部基友跟我讲了梗概的不知道叫啥的韩剧,还有另一基友告诉我的给自己笔下悲剧角色写道歉信的经历….

  全文页

“总是粘着老师的那个,年纪最小的小不点吗?气质变了啊。”

“你知道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样吗?”

“毫无根据地沉溺于美妙幻想,被宠溺的那段日子,太过不可思议,让人非常羡慕。”


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以前和以后,突然想起零星的几句台词共鸣得一塌糊涂,赶紧就去重温了宝石最后一集,果然….

对我来说出国真的是重生一样的经历啊,像法斯一样是丢了多少重要的东西才换来了当初沉溺的美妙幻想啊。可是已经没法再被那样宠溺了,以前的事想起来已经恍如隔世,真的不可思议,真的让人非常羡慕。

如今重新有了所珍视的东西和毫无根据地沉溺的美妙幻想,以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希望会发生什么呢。


要参宝石本了,这几天要给个草稿,本来想再画一张安特库 “你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冬天”,但是细想还是觉得触动不够深,更没有共鸣,很难画出打动人心的东西来。就还是暂定画法斯×法斯好了。这种时候果然还是经历的共鸣最好使….

可选的几种方向:

宝石国本身(两个法斯同框那必有一个是幻想,要不就幻象)

要不就某个AU设定,师生?菊苣和小透明?父子…?不知道,应该是A憧憬着B的样子,但B知道在获得这些东西的同时失去了更重要的事物吧。

或者年龄差梗

或者A在B的梦境里出现

或者倒影/镜面梗

或者真·见面,然后干架或者和解

或者一条摆在单纯法斯面前的长长的路,路上是同伴的碎片、自己的断肢、回忆、单纯、自信,而尽头便是法斯幻想的自己的样子。这样的路法斯真的会走吗?

先睡了,晚安。

  全文页

新年快乐!

昨天又看到太太似乎被其他菊苣一个比一个惊艳的年终总结刺激到,又有点down… 犹豫了很久还是通过评论又补了一发能量弹给太太。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祝福。祝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地画画并且不要为暂时的不如意太难过(。犹豫因为怕显得太cheesy,但是太随意了又怕没效果。唉。怎么说呢,从太太的角度来想,如果突然单向收到剂量太大的能量的话确实会不自在的吧,就好比被毫无感觉的人告白那样- -。唉,无论如何,事情已过,至少现在从微博看来太太心情还可以…. 吧…

正好玩完Gorogoa这个游戏然后被自己脑补的剧情感动到(长大后失败的男孩指引着年轻时的自己追梦)。虽然似乎这并不是作者的本意,但透过这个思路去看一些游戏细节真的感动到我…. 比如男孩被指引着穿梭于墙上挂着的各张老照片。在男孩的视角看来无比寻常平坦的一条路,其实是因为所有坎坷都被未来失败的自己承担了啊。

于是就比较想探索一下来自别人的祝福能造成的影响。
edit:由于后来打算继续思考并扩展这个笔记,已经把笔记移到了一个新的一个post里


脑洞的部分。

假如在一个世界里,祝福是以某种physical的形式送出的,比如身体的一部分,头发啊啥的,一般人头发都够用所以用不着割肉当祝福送出去。再假如祝福也是某种physical的东西比如炸成一个礼花,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但是算个安慰。

那些特别厉害的菊苣们都有好多好多粉丝,每天送去特别特别多的祝福,对每个粉丝而言只是少一两根头发,但对菊苣来说已经每天都是满眼烟花了。

也有粉丝少些的菊苣,平时也能收到一些来自粉丝头发的祝福。但是有一天有这么一个菊苣真的遇到困难了非常非常难过,粉丝们头发又都送了无能为力都走了。可是有死忠粉看不下去啊于是自割腿肉给了菊苣。

……编不下去了。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