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原文

我爱我自己!!!!不枉我折腾了一下午一晚上!博客现在被布置得更加深得我心了~ 这感觉真的超棒啊,像在布置自己新家一样。想到什么就着手去实现,暂时想不到就盯着它欣赏十分钟,然后就又想到新的可以折腾的地方了。唉,我也是闲得。也就这段时间能有空在很多事上这么折腾了,等到了大学估计这里长草就是分分钟的事。

一边做侧边栏一边也在体会这个博客的设计。原主题的风格明显是强调面>线的,单位元素基本都是以色块的方式来呈现,几乎没有描边,哪怕是有描边的地方也是粗成长方形,可以算作是面的描边… 我刚开始做侧边栏的时候也没多想就把它弄成线条型的了,果然显得格格不入,最后还是妥协成了以面为主的外观。至于点线面里的点,因为本身涵盖的信息量太小了,一般好像只能拿来装饰。

这种设计所对应的绘画风格应该是色块平涂或者AI里画的那种几何low poly?而我作业顺手写的线框,所对应的就应该是干净到极致没有一笔多余的线稿。而至于我自己最顺手的绘画风格(偏写实的厚涂),大概是对应游戏里那样的写实交互界面。只有当设计和插图的风格一致的时候,两者会天然融合到一起(有利有弊),不用像这个博客里这样手动把两者分离开(加白框并浮到页面外)避免割裂感。

仔细考虑的话,还有线的走向,面的形状等等,只有慢慢多看,多积累了。现阶段我先学着驾驭方和圆吧。如果以后要开线稿练习博客的话,大概会写个线框风格的。


放一些画。好几张怎么一直忘了发。

这两张都是画完好久的老古董了。初音这张画法比较特殊,比较考设计而不太重视体积的塑造,完成度高,出效果快。床头写生就… 反正就是写生。记得那天蹲在床上画到老晚。


这张完成于画画最自律也画得最痛苦的时期。从Fowkes那里学来的半吊子知识也不是全荒废了,至少在画这张的时候是在一定程度上学以致用的。当时刚找到那几个炒鸡好用的笔刷,因此每画一笔都是享受。

画法在某种程度上回到了两年前简单粗暴一层涂到底的状态。速度快嘛,而且懒得细画下去的地方可以直接用笔触敷衍过去,省事。其实就算如此,这张也起码8-10小时耗时了。谁让我实在不会设计呢。


然后这是周五晚上的鸡血产物。我手痒想摸鱼,芒果就说来画超漂亮让人少女心爆棚的公主裙吧~ 于是就画了!她也是可爱,一边描述着一边真的画了个超级蓬的公主裙示意图给我看…. hhhh如果这裙子被实体化出来她一定得第一个穿。

画法是真的回到两年前了(好事)。从草稿起就线条看似细而杂乱,实际上是在试错,到用力下笔时才把握最大。铺颜色也是,刚开始确定色调时还背景和人物分开,真正的细化都是在一层里完成的。这种画法不用想太多细节,看哪里顺眼就画哪里,真的超爽的。最重要的是,这样画没有必须要完成它的压力,前期还没设计好细节就能先跳过设计继续下去,画到任何阶段截个图都算是还能看的作品,所谓努力和回报成正比吧,中途画不下去了搁置也不会觉得前功尽弃。我想以后大概还是这种画法占我的画的大多数。

除掉这些之外还有不少纸笔摸鱼。现在的新摸鱼配置是A5小薄本+黑色圆珠笔(或者针管笔)。这组合甩铅笔几条街啊,不需要橡皮,携带方便,时间长了又不会被抹花。


虽然还有好多想慢慢吐槽的东西,但大半夜的我还是先去睡觉比较好… 今天收获超大了,知足知足。晚安!

  阅读原文

我来啦啦啦⭐️

昨天终于从行李箱里把冷光线牌子都拿出来了,再不动手做点啥那不是工具都白带来了orz。刚开始没找到还以为被海关收了,吓死啦…. 还好没事,还好没事。

本来要去把食梦居牌子给芒果寄出的,然而staples关门了- -。其他人还在waterworks看电影,我无聊就在周围走了走。那时候大概是下午7-8点,太阳还没落下去,天气又好,晚风吹着点儿,真的好~惬意~啊~~~ 时间就这么定格也没关系的,我觉得在这样的天气里我可以永远散步下去。

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在这里散步,只不过以前太忙了,去到哪里都一分钟也不敢停留,觉得如果享受了当下的时光就会让未来变得痛苦。而现在不一样了,到美国来攒了这么好几年的幸福就是为了现在而存在的,我慢悠悠地走着吹着风,欣赏着路边的霓虹灯,看着同样享受着当下美好的十来岁小朋友,真的好想穿越时空去抱住当时那么久一直都那么努力的自己…

(霓虹灯真的好帅啊好帅啊好帅啊,我可以盯这种东西盯一天… 要是我会做霓虹灯就好了QAQ。去查了下网上定制霓虹灯的价格,好贵qwq。唉,等我以后有钱了去搞一个来挂宿舍(。在那之前就先继续拿elwire玩着过过手瘾_(:з」∠)_

哦对了后来又试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遮光好又牢固的涂层方法,一层丙烯+一层绝缘。麻烦还是有点,起码质量过关。已经涂好下两个牌子,找时间可以继续穿线把它们做出来了。其实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还是直接用黑色亚克力板做背板,唉我当时为啥用的透明来着?脑子有坑_(:з」∠)_


叮叮让我写的托福作文我写到9/10篇了…还剩一篇…… 争取今晚产出来_(:з」∠)_。啊痛苦。这种东西半小时根本写不完好伐!本来就不爱写东西了,大学文书都是三五天才能艰难地产一篇的,啊我还真的写到了快10篇,零花钱真是赚得不容易…. 结果一部分零花钱已经被我拿去买了kindle了,剩下也暂时不够我干啥了… 啊我要赚钱我要花自己赚的钱_(:з」∠)_………

说到钱,之前阿姨说微软有给大一大二学生实习机会,”说不定下个暑假就又能在西雅图见到我了” 什么的… 一开始的反应就是卧槽大一实习泥煤我要去浪。现在想来卧槽不对我要实习我要钱啊啊啊。明年我要去申请实习QAQ!我要去抱微软大腿我要去西雅图玩我要钱QAQ……

….讲真,可能最后还是会走上漫漫码农路。当然前提还是我要变流弊…。现阶段在高中学不到啥我不写作业不想听课就算了,等到了cmu一定尽全力做乖宝宝抱学校大腿,以后找工作赚钱钱还要靠学校粑粑罩我。

没写够,预定的时间到了我先去做点别的事。待会回来再发图+继续唠嗑。

树英成长 - 本科申请纪实

申请季最后两个月是我整个高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没有迷茫,没有歇斯底里,每天都状态满格,早上看到mentor改好的文书在邮箱里等着我,就能因此激动得从床上蹦起来然后元气满满地出门,蹦跳着去餐厅的路上感叹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变得早起,注意到清晨照进房间的阳光会把墙面映成特别少女的粉色,傍晚时窗外的树金红得像在燃烧。在学校的生活明明较以前没什么变化,我却像是双眼被加了什么带魔法的滤镜,整个世界突然在我眼前发起光来。有一天我盯着桌上的两只千纸鹤,看窗外树叶反射进来的金光把它们照得特别柔和特别美,我忽然感从心生提起笔来刷刷刷就开始画,于是作品集自然而然地又添一项……

最后时刻那份从容的前提之一,是高中一直以来虽然时常拖延但也还勉强有救的自觉。由于曾经一直都是把自己当理科生看待的,高中期间的学术没敢太放水,理科生该选的课去选,该考的AP去考,该上的夏校使出吃奶的力气去上。我永远不会忘记10年级结束的暑假在CMU熬夜写代码刷数学题的日子,曾经以为考个托福的努力就叫尽力了,到了CMU分分钟被教重新做人。有了这样的一段炼狱经历,到11年级再遇到什么死线,什么标化的时候,就心平气和得多了。结果不好的时候也不会自暴自弃——我没有像在夏校那样拿出全力,怪谁呢,下次认真点。于是就这样结束了11年级,在校成绩成绩还能看,SAT,SAT2和AP也都考了到从此不用再焦虑的分数,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然而这些这些标化对我来说不是最难怼的敌人。与我标准理科生生活平行的,还有高中四年来愈发强烈的爱美术的心。没有从小受美术方面的系统训练,画得不好,没观众,没目标,没多想以后的事,只是一个人涂涂画画就很开心,这心态从初中起就一直跟着我。又由于觉得自己是理科生,觉得这样的画画属于不务正业,所以只有在顾好学业的前提下才去画。爸妈看我该做的事都做了,就没反对我用休息时间玩我自己的。当然,也像我自己一样,起初没把这爱好当回事。

后来在这所高中选了零基础美术课,课上很快就被老师认出来我是个经常画画的人。那年他让学生交作品去参赛,我就找了几张自娱自乐画的图交了去。然后就获奖了,虽然只是地区级的小奖,但那是我的画第一次被正经地认可。原来这样涂涂画画也不完全是在浪费时间,真的十分鼓舞人心。

再后来得知一个去加州某美术高中交换半年再回到自己高中的机会。我立刻就动心了,觉得自己这么爱画画,但以后又不会把它当专业来学,可能这辈子就这么一次过把瘾的机会了吧。于是我就在11年级的上半学年到加州去了。那真是个让人开眼界的地方,我认识了一群和我同龄的来自美国各地的爱美术的人,认识了那些艺术家老师,还有偶尔来讲座并给我们上workshop的艺术家们。我也是在加州才真正意识到什么是艺术。原来艺术的范围这么广,原来有这么多我没见过的艺术形式,它们和画画一样都吸引我,唯一不变的是它们都是表达,是有趣的ideas,技法和媒介都只是帮助表达的工具。我意识到以前的涂涂画画由于过于重视技巧而忽略背后的意义,所以严格来说不算艺术,我也同时意识到从小欠缺美术功底并没有因此帮我堵死了艺术这条路。在加州期间有过一场portfolio review,好多学校的招生官都来了,他们帮我看了作品(尤其是在加州眼界和思路打开之后的作品),让我得知只要我愿意去尝试新的可能性,去摸索着表达我的ideas,哪怕技法不如从小受训练的传统美术生,我也可以大学到美院去四年里都学我喜欢的。这对我诱惑太大了,也让我这个本来坚定不移以后要学理科的人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了。

11年级结束的六月第一次见到老板时我跟他说我要去CMU这个理工学校读艺术,老板问我有没有了解过其它学校,我说没有。我都还没告诉他,其实就连我对CMU的了解,也是由于高中就在CMU隔壁而耳懦目染来的。现在回想起来,别说老板,就是我都想给自己翻一个大大的白眼。怎么说呢,当时那想法就好比一个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对未来完全没有规划的人打算先读个商再说,以后二选一决定好了再转专业。说白了就是回避这个问题。

我很感激老板当时的白眼,逼我去面对这个迟早要想清楚的事,而这时候我才直面了申请季最大的boss,那就是自己。暑假在Essay班吃着盐酥鸡喝着奶茶和一群一起申请的小伙伴们讨论各自的未来唯独没有好好写essay哈哈,除了给人巨大的peer pressure以外也让我经历了一轮信息轰炸。我这时候才开始google好多学校的名字,把身边人提到的,安利的学校都看一遍。有好多学校(尤其文理学院)我以前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从中也看到了除CMU之外的很多学校的好,并把它们放进了自己的学校名单里。那个名单上,我打算申美术专业和申计算机专业的都有,有美院也有综合大学。不过问题来了,反正我最后只能去一所学校,之后如果要在美院和申了计算机的学校之间做选择的话,首先我得想好以后到底去学美术还是计算机。两个专业各有利弊,我不讨厌自己相对擅长,前途更被看好的理科,甚至偶尔会通过编程做点小玩意儿出来,而美术又是我真爱。

纠结起来真是要命。我每天不停地问自己同样的问题,通过写日记的方式记录想法,然而又每天都把前一天的设想推翻。我跟爸妈哭着打电话,
“我真的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了,要不随便选了吧我去学A。”
“随便你。”
“可是不能学B也不行,我要不还是去学B。”
“你自己看着办吧。”
……

主文书便是我迷茫期的产物,它和我对专业选择的纠结相辅相成。Essay班写主文书那几天,大家纷纷构思,起稿,再弃了重来。起初我也不慌,随便起稿了几个连自己都知道无法继续下去的版本。但渐渐地,不断起稿又重来的伙伴们都找到好的素材开始正经地写了,我还是没头绪,有一天终于被老板严肃脸:“你的主文书,快点了啊。” 我嘴上答应,心里特急。那天拉到一个essay班的小天使陪我一起想我的文书素材,我从小时候一年一年回忆,把经历都告诉她然后她作为旁人给我建议。我回忆起我小时候是个喜欢虫子的人,会去捉蜘蛛来把丝绕在树枝上,去捉一大袋子蚂蚱回家油炸了吃,旁人不止一次说过女孩子这爱好很奇怪,但我依然玩得不亦乐乎。晚上不用多久就真的写出了初稿,主题是不要被旁人的看法左右,坚持做自己。其实刚写出来的时候我是有点心虚的,因为文书中的形象是我憧憬的样子,要真的完全无视别人看法比想象中难。虽然不想承认,但当时还有一个影响我考虑专业的因素是人们对美术生的偏见,有人觉得学美术都是因为成绩太差学不了别的,就连爸妈看美院的录取率那么高,都在想是不是因为美院很水…不过有了主文书之后,再冒出这种想法时就想想自己在文书里立下的flag,“是谁说的要走自己的路随便别人怎么说的?” 慢慢的也就没那么在意别人对美术生的看法了。从结果来看,更像是我先写出了主文书,再反过来被它激励,努力变成文书里所写的那种人。

主文书的另一个作用是教我跳出大众对个人的刻板定义。趋同好像是人的本能,我们总想用某个群体作为标签来定义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群体就觉得孤独痛苦,最后为了被归进某个群体宁愿丢掉不符合群体标签的个性。“一个人如果是理性的理科生就不可能同时做天马行空的美术生” 的思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我对未来设想的前提,让我以为前路真的是被一分为二,非选择一条不可的。写过主文书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并没有人逼我去走前人铺好的两条端庄大道之一。没人走过的路也是路,我大可以坚持保留自己的所有个性,另辟蹊径出来。无论放弃理科还是美术,我都是在否定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我是没法真的在美术和计算机两个专业里二选一的,在填写申请的时候如果我刻意避开美术和理科当中的一项不提,去强调另一项的话,那就是没有展现完整的我。想明白这点之后再看我的学校列表,想法就明确多了,CMU很巧还是在第一位,因为它连自己的美术专业都在强调跨学科,尤其是跨向计算机,它专业下的一个方向就是以科技/电子产品为媒介或手段的艺术。其次的选择是去芝加哥艺术学院(SAIC)读 Art and Technology。而其它很多真的逼我在专业上二选一的学校,哪怕是名声比CMU和SAIC响亮的,都被排在列表的后面了。我忽然就觉得思路清晰了,这段时间的纠结把我重新领向了明确的目标。首选还是CMU的艺术学院,但这次是有理有据的喜欢,而不再是因为逃避选择了。

说服了自己这个大boss之后,接下来的一切就顺利多了。由于需要作品集,我趁假期还花了一段时间待在007布置的画室小天地里——攒脑洞。我从来都不是想象力或者情感丰富的人,为了作品集的灵感,007就这样带我去想东想西,教我做白日梦(大误)。我看了好多纪录片,从某宝弄各种小玩意儿来捣鼓,玩007的投影仪,在画室跟其他的美术狗小伙伴热火朝天地讨论自行车这种动物应该是胎生还是卵生… 这些都是我暑假后半段在家做作品,以及开学后继续开脑洞做作品的基础。那段时间真是每天都在燃烧脑细胞,然后一想到007除了每天帮我想我的作品集,还有其他好多美术小伙伴的作品集,还都不能重复的,就心疼他一秒钟哈哈哈哈。有趣的是,后来我有个作品的灵感来源竟然就是自己的主文书,是个玩法很智障但体现了主文书主题的小游戏。它成了我整个作品集的压轴,不光因为它的内容和主文书一致,也因为它是用代码写的,算是我对几所喜欢的学校表明了以后继续跨美术和计算机两个学科搞事的意愿。

开学后的一切更加顺理成章——给作品集收尾,保持成绩,继续写文书。那段时间每天都开心到爆炸,因为我想这就是坚定地走在通往目标路上的感觉吧。而且目标没有遥不可及,想达到它我只需要按部就班做好我该做的。11月1日那天我交出ED CMU和EA SAIC的时候,我就觉得,I’m done。我问心无愧,相信上天一定会给我一个好结果。不出自己所料,12月11日凌晨CMU出ED结果,那天又正好是我生日,我就这样在新的一岁的第一分钟里敲定了一件人生大事,高兴到恍惚。(结果那天由于太高兴出去浪了一天,到睡觉都没想起来吃自己的生日蛋糕哈哈哈哈。)

感谢老板给最后一刻才加入树英的我指路把我拉向正道,感谢007从暑假开始就一直被我烦也不炸毛(或者悄悄炸毛哈哈),感谢mentor Bill, 助教和essay A班伙伴们给我的鼓励和建议,感谢树英所有真心互相帮助的小天使们,我能找到并加入树英真是太棒了。

12月16日:收到了UIUC的计算机专业录取,然并卵因为我去不了,它只能作为一纸证书证明我在(当时看来)不务正业地涂涂画画之余并没有太咸鱼,我还没 “忘记自己作为理科生的本分”。

12月20日:收到了芝加哥艺术的录取还带奖学金。这offer同样没法发挥它的实用价值,但它让我想起我曾经是如何以SAIC为代表憧憬着整个艺术生的世界。我两年半以前在芝加哥转机时看到不少人拖着印有SAIC字样的行李箱,又想想觉得这辈子永远也不可能像他们一样去学艺术,就羡慕得在飞机上悄悄哭了一旅程。如今我真想穿越回去告诉她,你不用羡慕,你高中剩下的三年里会有数不清的奇遇,会发生很多你想都没想过的事,会遇到许多人帮你把学艺术这个不可能变为可能。你只要继续做好该做的事并不要忘记自己爱画画的初心,坚持走自己的路,结果不会遗憾的。

……

这篇树英成长本该在这里结尾的,但后来我申请季有了后续。CMU有项目叫BXA,是艺术学院和其它学院合办的交叉学科项目的统称,录取条件是被艺术学院和另一个学术类学院录取。我感兴趣的是计算机和艺术的跨学院项目,那么我就需要在现有基础上被计算机学院也录取。我给招生办发了邮件,大致说你们让计算机学院在RD轮也看看我申请吧如果觉得我还行的话我想去那个艺术和计算机结合的项目。

3月26日:于是我在RD这轮拿到了CMU计算机的offer。第一时间告诉了所有人,收到了好多好多祝贺,多到我差点真的以为自己由于收到了这个录取而成了所谓的理科学霸。我花了一天时间才冷静下来想这个新的offer有什么意义。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毕竟我为申请所做的事早在去年就结束了,而我在整个申请过程中并没有想过把CMU计算机当作目标为它做什么,既然如此,什么 “苦尽甘来” “梦想成真” 也都无从谈起,我也自然不如收到两个艺术offer时那般感慨。要说我当初给招生办发邮件争取这个项目的理由,其实跟选择CMU艺术学院的理由是一样的,为了跨学科搞事嘛,它让我蹭计算机专业课的时候有最高的优先权。这个后续目标实现了,高兴那是自然,但offer这东西就好比一扇门,如果不走进它所连接的新世界去探索,那它跟不存在也没区别。现在我双手接下这封offer去读计算机和艺术的跨学院项目,就是要让它发挥实用价值带我走上一条在两条大路中间生生辟出的没人走过的小路——我将成为一只比预期还要geeky的艺术汪。

  阅读原文

又…..是好久没来了_(:з」∠)_

回到了学校,继续在track做manager。真是不想去…我本该享受senior spring的嘤嘤嘤到底为什么要自己报名去打杂啊(。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逼自己在春天到户外去呼吸新鲜空气了吧。或者拿着小本本去涂涂画画写个生什么的。昨天事情做完后沿着xcountry的路线散步,走到一条小溪边,觉得景色还蛮好看的就坐下来画了起来。中途沿这条路跑过去的人都表示被吓到哈哈哈哈突然看到路边有个人什么的。

这种惹人注目的事,只要有内心所爱之事作为动力,就丝毫不会犹豫啊。心中有爱是一件值得无比骄傲的事。


cyberpunk入坑越来越深啦,什么时候得去把神经漫游者看了,好尼玛难读,但是cyberpunk圣经不看怎么行!平时走在路上也会被繁忙城市中一些颓废的细节吸引,接触不良的霓虹灯,生锈的栏杆,被撕了又贴的小广告什么的。到周末一定要拿出小玩具来继续做elwire牌子才行!

很久以前在香港住了一晚上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曾经觉得有点害怕想要逃离,现在却被这氛围深深吸引,好想找机会重新去感受一次。唉,等我画画再厉害些吧,现在的我就算去取材回来了也画不出来啊… 现在我顶多在涂鸦的时候多尝试一些机械相关的元素?

啊真想系统地学… 啊真想去art center…. 以后会有机会的,会有机会的!等我去努力赚钱!


web design这个课有点意思哦,虽然教的东西都太简单了分分钟就能自学了超前去,但那些小作业也算是给了我一个去钻研的理由吧。之前的作业发现排版坑好深就去研究了一会然后现在找到个还不错的排版工具(bootstrap),现在简单的box model都可以排了。

然后春假回来开始了javascript单元,第一节课回来就觉得有点意思,就去自学了DOM model(什么嘛这不跟unity差不多)。嗯,做简单的页游指日可待了。

上周末想办法把这个博客搬到了域名下的一个subdirectory里,又搞懂了怎么用git发布页面,这样这个域名就可以也放一些其它东西了哈哈,以后写出什么小游戏/互动页面可以直接发上去了!

为了以后的作业交上去时都能比默认排版稍微好看点儿,昨天和今天又弄了个css通用模板出来,以后简单的作业就可以直接套用了诶嘿。

然后我的下一个目标是研究p5和如何把它embed到任何页面的任何位置里,这样就可以用p5参与页面的设计了!啊~~~~好玩。

就这点程度的coding来说确实好玩的。这是谁的事…前端工程师?欸,技能树又点歪了_(:з」∠)_ 不过也还是embrace any interest比较好吧。


最后,树英成长已交稿,还印出一个以前stalk过我微博的树英(新加坡女神)学妹… 让我感到奇妙的是,我一个二线垫底城市来的只会在微博牢骚的渣渣,被这么厉害的人关注,被她们叫学姐,某种意义上也是像cyberpunk一样有反差感在里面…. 是我真的已经通过美高这四年进步了,还是只是我虚幻的American dream呢?

要去track了,待会回来发树英成长。

  阅读原文

欸,又是好久没来。发生了不少事啊…

昨天cmu的rd结果出了,我录了BXA,按惯例通知所有人,不出所料又get了一波attention。然后我就…有点惆怅。真的完全没有任何”长久以来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或者什么”梦想实现了”的成就感,这根本就不是我的梦想,哪来的什么实现?被叫大神,被介绍实习,被拉去采访… 可根本没什么实感,我哪里配得上了,我的存在感从来没有,我也不希望是以这种方式被撑起来的啊。

我一直都记得,自己去申计算机专业,是因为怕以后饿死在大街上啊。

我想以后把计算机学好了去挣一波钱再回学校重新学画画去。好好准备一段时间,然后去art center读娱乐设计。至少也要去FZD。

要不是因为缺钱,我才不会走到现在这步呢。唉,有钱真好。据说rr他女朋友家几十亿资产不读书也没关系直接从18岁开始养老….我就特想哭。从不愁学费的人怎么反而不学呢!不学把钱给我啊!我真的只想给自己交学费然后一直学下去。可是我连交学费的钱都快不够了,还得先学个赚钱的专业然后自己去挣真正想学的东西的学费。

我也是真的画得很痛苦。可又只要一闲下来就会不自觉地拿起画笔。这像什么呢,A爱我,我不爱A,我爱B,B不爱我。连我自己都好奇这剧情会怎么狗血下去。是不是该说我”至少还有人爱,已经很幸运了”… 唉,还有几个月我就要”嫁给他”了,我想在开学前一天我会哭的吧。其实现在已经在哭了。我或许会真的郑重其事地跟自己的画笔道别,即使我知道这只会是暂时的,因为终有一天我还会重新拿起画笔的。这可是我绳命里少有的执念啊,我这种人像是会轻易放下执念的吗?等着瞧吧。我这么相信自己的鸡汤的一个人是吧,有什么做不到的呢。给我十年,我不靠别人就靠我这个脑子这双手,三十岁之前一定把道路修正到自己想走的方向上去。

……

说是这么说,cs其实也没那么糟,只是没法带给我激情和热血罢了。没有美术课的现在,cs还荣幸成为我目前最喜欢的课没有之一呢,噗。

而且现在的专业组合真是蜜汁适合特别中二地搞事啊哈哈哈。在回归绘画之前就假装自己是个cyber艺术家?23333。这两天在城里乱逛拍了不少cyberpunk feel的素材(元素/材质),太想念绘画的时候可以翻出来涂鸦一下什么的?是哦,就算不画画,也可以通过这双眼睛不断积累素材啊。等到时候重新拿起画笔的时候,思路就不一样了。


叮叮让我帮她写托福作文范文,稿酬是250软妹币一篇,噗…… 受宠若惊,不过能赚点零花钱也好哈哈。之前还想过等自己攒够了钱去买msp,现在看来也用不上了。略略略,无所谓。等以后我需要的时候肯定又出更好的了,到时候再买呗。


我还发现自己真是特别能立flag。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这辈子能不碰硬件就不碰硬件了,一转身又是亚克力雕刻机烙铁电线玩起来…. 不过EL wire真的好好玩!!!!霓虹灯连仿的都这么帅啊!!!想做好多好多的小牌子,这些小牌子真是把我identity的方方面面都包括了,拿去挂宿舍门口真是简单粗暴的自我介绍,哦不,self-portrait哇!!

前几个小牌子的背板都是用雕刻机做的,还为回学校就不能做了而惆怅了一会,结果我爸给我搞到了电钻烙铁插针硅胶线热缩管说让我带回学校去继续玩….噗。可以,这很我爸….(成本差不多就是一篇托福作文的钱嘛2333。

好了我去想想下一篇作文咋写。今天争取再来一篇(希望不大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