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我是多久没来了!!!再不来快要忘记怎么用博客了都!

发生了很多事。学弟学妹都问我这个暑假干嘛,我说废话当然是闲着啊,也不知道他们信了没有23333。今天就流水账吧。等操作系统更新中。妈呀更新个xcode也是不容易。

首先,我终于快要上大学了,终于觉得自己的学历快要配得上年龄和能力了自恋如我2333。心智和外表再议… 刚进高中时就常被调侃长得像个小学刚毕业的,然而现在高中都毕业了还是常被这么调侃,哈哈哈。

回到高中毕业这事。我真是完全不怀念不伤感哦,眼泪和煽情的话自然是完全没有,当毕业典礼结束,和住家吃完饭告别的那一刻,我只觉得如释重负。原来三年前那么渴望的转学,并不是因为这所高中是个多么让人向往的地方。我被录取时那么开心,仅仅是因为找到了比前一所学校看起来更好的跳板罢了。难怪时常觉得自己在高中只是个过路人,我根本从来没想过要让它成为我身份标识的一部分嘛。取我所需然后离开,再平淡不过了,现在通过高中得到了我想要的,那就没必要跟它再有什么瓜葛了。过不了几年就没有人会在意我读的是什么高中了,我自己也不会在意了。人脉就当完全没积累到,同学聚会自然也不会去。非要说长久来看的收获,大概就是通过这三年提前把匹兹堡摸了个半熟,不用到大学再重新适应了吧。

想起高中的人们一致把我当成THE artist,也是挺可笑的,因为在我自己看来,以后在世界上刷存在感的资本根本都不会跟画画有什么关系。不过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嘿别说,5月给学校画的那张海报我还真挺满意的,只能盼着它不要是我绘画水平的巅峰咯。


三周的黄石+美西自驾游实在没有什么轻松愉快可言。一路上要帮全家摆平各种琐事完成所有的交流任务,我简直该拿工资了。要说最大的收获,除掉在黄石的那波鸡血速写,那就是认识到了母上到底能任性蛮不讲理到什么程度了吧。。我脾气这么好一个人偏偏全世界只会对她发火,这要说都是我的问题就说不通了吧。反正,也是涨姿势了,以后真是说什么都不愿意跟她一块儿旅游了,更不敢跟她长期住一块儿。真的会疯的。

回来之后在树英有个宣讲,又参加了CMU的新生见面会。惊奇1,那个据说想申卡梅cs的树英学弟还挺帅的,惊奇2,卡梅怎么这么多在日本长大的帅气中国小哥,惊奇3,新生见面会上大家气质都这么像,不愧都是选择了卡梅的人,在这里交友比高中这种随机环境效率高太多了吧,惊奇4,那个树英学弟怎么画画这么触我曹?!

其实我觉得我拿到的这些个本科录取都是源于一些很作弊的理由,比如我的性别,我的高中,以及我是个有病去报cs的画画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被学弟学妹们憧憬就会压力很大,因为我不配啊?。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挫就去过度解读我的文书和树英成长,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如他们所想象的一般完美呢….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上海时靠这些个录取可以刷到好多的存在感,在昆明就行不通了,学校没人听说过,专业更是听着就很野鸡。根本没人在意这些成就,因为不了解,所以默认一文不值。不过,其实这样的交友才更纯粹吧,不为人脉,不在意过去也不想太多未来,只是因为爱好相同就玩到一起去,真的越来越难得了。


接着就回到了昆明。日语课上起来了,我这莫名其妙对日本的憧憬变成更进一步的行动了。也是要背单词练习语法啥的妈呀瑟瑟发抖,为了好好背单词我想搞个app… 偏题了,这是另一个大坑。

滑冰也又捡起来了,没办法啊爱得深沉,明知道不能永远继续下去还是想趁现在有条件再多享受那么一小会,忍着冰场熊孩子,全身的淤青和教练的任性不尊重学生也没关系。现在还差一次就上完课时了,进度的话学到了半周跳,终于可以跟那些还没上小学的师姐们(……)在同一组练习了。诶,天知道我有多高兴啊。

还有,临时被叮叮拉去做托福助教那几天也是蛮神奇的,像她说的,真是莫名其妙就开启了绳命中的一段支线剧情。很仓促很累,而且毫无成就感,讲真我觉得那点工资根本不及我精神损失的十分之一。实在不想再多说关于上课的细节,只能说从这6天里悟出了这么个道理:以后要好好学习以免再被拉来干这个。

上课之外倒是有一些个感受。首先,被同龄人甚至比我大的人叫老师真的好尼玛别扭_(:з」∠) 有个学生(学妹),我明明只有你的一节课,上完课加你微信就是想跟你好好交个朋友没别的了。。然后你在微信里喊我老师,我都尴尬\(:з」∠)_ 你看另一个学妹就很棒,人超级软萌,也是只有我的一节课,但就知道在微信里叫我学姐,嗷,萌死了~

另,那里另一个听力助教真是完美的理想型啊…. 太心水这样阳光大方做事认真又热爱生活的男孩子了,奈何我怂(。

先到这里,操作系统和xcode都终于更新完了,睡觉去啦,明早还要画画呢。之后有空来继续说这个暑假的事,以及对大学的期望啥的。晚安=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