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老血。

学校让我和Hank帮新的科学楼画banner(海报),没钱拿,但是听说会在楼施工期间一直挂那儿,就算是为了毕业后也继续在学校刷存在感而答应了。

起初对方的要求一直变,一会要一张一会要多张,一会要竖向一会又没要求,我还专门确认了一下是否要长方形画框,就怕它要异形—— 最终和校方开会时给我看了模板,结果还真是要异形。

周一开会时才澄清要求,截稿日原以为在五月中,结果被告知最迟5月5日(11天后),第二天又收到邮件说被提前到5月1日(7天后)……我的妈那些人找过插画师没有?会不会约稿啊?一周我一个正常上学的学生有多少时间给你画?作业考试你帮我做吗?正经约稿这么急的单子要加钱的好吧。甲方你那么大爷有本事你给我钱啊……

另一个槽点是,既然只要一张图那约两个人干嘛… 又回到了以前这里吐槽过的合作问题。由于对方技术不如我,又是我在意的项目,于是我终于鼓起勇气跟对方直说了想法—— 我来吧,你靠边或者去干点啥无关紧要的事….


总之,昨晚开始画了。亲身体会到了画插画烧脑程度,烧脑到要死,头要炸裂的感觉。每个元素都想过”为什么要画它,为什么要画在这里”的问题,本来想象力就不算丰富,又偏偏眼高手低,不甘心随便堆砌元素交差了事,结果只能硬生生靠理性的思考撑起画面中的灵气,这艰辛可想而知。今天早晨醒来回忆起昨晚所做所想的事,都不敢深想,太累了。

本以为有了草稿之后接下来一切都好,结果今天铺色又是地狱。说多了都是泪,苟且存活过昨晚的脑细胞也死光了。接下来的描线终于不怎么耗费脑力。其实估计只是另一种地狱而已,因为这种描线需要无止尽的耐心……

由于确定这张图不会坑掉,索性把绘画过程录屏了玩儿。最爽的时刻大概就是画完一个阶段之后,50倍速回放录屏了吧。好像自己是上帝一样,刷刷几下就能让画面从一无所有变这么好看了,好像从来都不用纠结画什么,好像根本没有脑力活动参与其中……

啊啊啊我想去补权力的游戏啊。。加油周六画完,周日还可以干点别的事吧。人总是这样,越是手头有事就越有丰富的procrastinate的点子。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