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二学期成绩出了,就随便看了看… gpa是3.78,不说outstanding吧,但作为一个咸鱼成这样的senior了还有这个成绩,说实话我知足了- -。评语大部分都懒得看。在意的部分是Dr. P说到我project的部分。他说不如第一学期project(这个我服,本来也没多上心),还专门批评我在presentation时的表现,说我应该多给队友一些说话的机会,好几次队友试图讲解或者回答问题都被我打断了。

欸,乍一看怎么这么ooc,我这个死内向什么时候学会跟人抢表现机会了… 其实他说的是对的,我确实没有给队友足够的话语权,或者表现机会,理由的话… 因为我觉得我可以说得比她好啊,project大部分都是我在折腾吧,从一开始的想法就是我提出的,全程制定计划和绝大部分执行都是我,她参与进来的时候还经常因为我觉得质量不过关就把她赶走”欸算了我来吧”然后一脸无奈… 就连update和report都是我实在看不下去她一塌糊涂的语法,一路改着过来的,这种情况下相比于她我真的更信任自己…

从”要让project的结果更好”的角度上来看,我真的完全可以justify自己的所有做法,但从建立更好partnership的角度我又确实错了。全程完全不听队友的任何建议,不接受她的effort,甚至抢走她的表现机会,站在对方的角度,如果明明很想尽力却被这样对待的话,是我也会不高兴的。这正是Dr. P批评我的地方,我确实理解了。不过要是他问我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怎么办,我也不会欣然同意让两个人完全平等地去参与这个project,我会看情况,分这几种情况:

  • 首先是几种我对project很在意的情况。如果队友和我有相当的计划力和执行能力,又和我差不多devoted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尽自己所能又同时认真倾听对方信任对方,这是我能想象的最愉快的团队合作方式了,可惜我活到这么大上了这么多年的学,这么愉快的经历一次都没有遇到过。
  • 如果对方能力和我差不多但是不care(去年做游戏),或者承认自己的能力不足而主动把工作交给我(去年建筑模型),我会自己完成大部分然后让队友象征性参与一下,这种时候只要对方能APPRECIATE MY HARD WORK,那也还是能勉强合作下去。前者我可能会生点小闷气,后者我就无所谓了就当是我一个人的project吧。
  • 如果对方比我弱又不在意的话那也是我就直接把队友当空气了。
  • 如果明明能力不足又非要在团队里抢一席地的话,我会很火大,觉得你既然要参与为什么不先去把自己能做的给做了,比如通过学习追上来。然后我要是这么跟队友直说的话又很大概率要被当作在灌鸡汤,所以也只能呵呵…
  • 然后,如果我自己不care那个project如何的话,我是不会有多努力的,要是只有我有能力做事的话我会尽最少的努力不要把队友坑太惨,否则要是他们没有我也能把事情做好的话,就随他们怎么样了,我尽快退出不去拖他们后腿(robotics, econ)。

总结来说就是,最佳解决办法还是组队要谨慎… 除非真的遇到完美的机会,否则能单干就单干,独行侠这种事我又不是没少做过… 不得已非要组队的时候,要吸取这次的教训不要每次都只顾结果了,多顾及别人的感受,或者顾及在别人看来我是否在顾及别人的感受(比如这次我挺确定队友其实并没有因为我做了【原本她可以以稍低标准完成的事】而太生气,但在Dr. P看来我就是没顾及队友的感受,他有这样的想法也没错)。

无论如何,最后我和她也不约而同地决定第三学期分开各干各的了。也就是说我烦恼结束了,所以也就没必要纠结在Dr. P给的评语上了,以后带着教训继续make good decisions就好。